【生命的法喜】 從小體質敏感的大改造經驗 (作者: 李津萱,法名:信永)

生命何其寶貴,又何其廉價?

如果能明白生命的意義,一樣的行住坐臥、成住壞空,都在精進中!從懞懂無知、自以為是,到神佛開啟智慧的教導後,宛如新生。


從小我的母親就說我很難「帶」,很少生病,卻常常「煞到」,嬰兒時期就莫名的愛哭,一哭便哭一整夜,好幾次真的很想把我「丟掉」!那時父親的工作是大卡車司機,南北貨運,需要充足的睡眠,母親怕吵到他,只好常常夜裡抱著我,找地方陪我哭啼。從我有記憶以來,只要經過喪家、廟會、宮壇法事…等地方,頭就會開始昏沉、暈眩、眼皮很重,再嚴重時,就會手腳無力、心情鬱悶、不說話只想睡覺,又惡夢連連。這時,母親就只好帶著我去「收驚」,所以不管我們家搬到哪裡,母親就得先找好那附近聽說很厲害的「收驚師父」,帶著我去排隊。外婆常說沒辦法,我的命底「比較貴氣」,不適合常常出門,不適合去人多的地方,包括喜慶宴會或掃墓喪事,但問題是就連坐在車上,不經意的抬頭看窗外,就常常偏偏在那個時間點和那喪家的遺照對望,好幾次,我還別注意過明明可以溜一下就過去,卻偏偏剛好在那個「timing」對上了!

於是,因為從小有這樣的需求,我們家總是有許多平安符、抹草乾…,每年年底年初的大事,就是準備好衣服給宮壇師父蓋印章保平安,小時候因為不懂事,只好依著大人的方法,解決這個「煞到」的問題。但是長大後,從國中起,我一點也不喜歡和媽媽去宮壇,我盡量坐在宮外,離得越遠越好,因為待在裡面我不會舒服,總感覺到磁場的變化,那時候我就會知道「有東西來了」或根本「無感」,有時處理後依舊眼睛張不開,有時候又很有效,第二天會清爽許多,所以靈不靈在我心中很清楚,各家宮壇的磁場、性質…等,我心中能略知一二,但那時無法將心中的感應明確表達,最重要的是,我也無力改變什麼,只能遇到就解決,花錢消災。

也因為從小就有許多的經驗,我相信這世上有神佛、有鬼魅、有靈魂,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我自己避邪的方法是知道哪裡有喪家,就繞道而行,農曆七月盡量少逛街,有廟會七爺八爺經過時,心中默念「南無 觀世音菩薩」。別人介紹的宮壇,到了門口覺得不對勁,就和母親說換一家,也絕對不看不聽鬼電影、鬼故事,因為祂們會活生生地在我腦中同步上演。當然有些無法避免的場合,如掃墓或家人從喪禮回來,就把「抹草」準備好淨身,如果還是中招了,就只好打電話給長期配合的師父,用電話求救,請他直接處理再匯款給他,就這樣子過了30年。但是問題還是沒解決,因為我的女兒也是如此,從嬰兒時期就是不喜歡吃、不喜歡睡覺,日夜哭啼,我發現這會遺傳,我又開始過著忙碌不堪的日子,以至於當我第一次見到 彌勒皇佛 陳金龍 教主時,我清楚的記得祂說我的元神是「兔子」,但是那時看起來像「河馬」!我真的不是吃胖的,是靈性的大失調及亂七八糟的生活所導致。

從改名完的當晚,我的手腳不再冰冷到麻痺,再加上 皇佛說想減肥就要練「玄宇功」,而且是紮紮實實的練一百天,培元調整身體,在好的磁場練功,連結天地之炁。為了減肥,我真的很努力地去道場練功,也開始接觸了皇教,在初練功的那一兩年,雖然沒有立刻減肥成功,但已維持穩住身體,不再一直浮腫肥胖,而且心情逐漸開朗,面對生活瑣事能以正面的方向思考,不再抱怨生氣,開始反省自己的臭脾氣、劣根性。練功多年後,在執行長的教導下,開始練習大佛手,能幫自己和家人做大佛手,而在大佛手的共業處理中,也處理了自己的業力,再加上開始進入神識潛能的課程,接受神佛的教導,不知不覺我和家人靈性的質能獲得了提升,與智慧的引導,不能說再也不「煞到」,而是有能量面對磁場的干擾,就像增加了抵抗力!

進入皇教,身受 天皇、皇母的教導,對我而言,宛如新生,重新認識自己,重新了解靈性的世界。從小到大被地靈磁場干擾,以及常有的「莫名恐懼」,在進入皇教的修行後,得到了面對的勇氣,作戰的方法。我無法想像,自己從無助的尋求援手,到可以處理頻率干擾,而現在我成為捍衛天國的一份子!今生何其有幸得遇 彌勒皇佛教導,我想把我親身經驗的見證,分享給所有親朋好友,更把這福音真實的傳遞給同樣具有福報的你,願和我有一樣困擾的人,能有機緣給自己一個全新的選擇,一條完全不同的智慧之路。這一路走來,雖屢有挑戰,我,始終感恩且甘之如飴。

作者: 李津萱 (法名:信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