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
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
法身就是自己的神,身處天國永生家園。
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

南無 彌勒皇佛

福音見證

神蹟見證、天國樣貌、心靈悸動。 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  
以天眼所觀、我見我聞, 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

搜尋結果

玄宇功的神蹟~枯木逢春 (作者: 劉叡姈,法名: 湧仁)

我見我聞  

發佈: 卓茟淓(仁行)

八月初某傍晚,有一位王小姐打電話至道場, 表明想報名玄宇功課程。據她所述身染痼疾,一顆腎臟已割除, 剩下的另一顆也瀕臨洗腎邊緣。偶然地,她經過大坑市集彌勒皇教所設置的「大佛手氣功調理」攤位, 體驗過師兄姐們大佛手後,頗有感應,並萌生學習「玄宇功」之念。....

遭遇,只為向成神成佛之路邁進 (作者:楊霈筣,法名:悟真)

我見我聞  

發佈: 卓茟淓(仁行)

猶記得民國八十九年時,當時大女兒(趙雅諼)三歲,全家人一起至第二殯儀館上方的土葬區祭祖。回家後,大女兒出現了異狀,眼神變得簡直像一個陌生男子,很不自然且行為怪異,常常獨自躲在暗暗的角落。我立即察覺有異,於是揹著大女兒至行天宮收驚。正巧當天行天宮舉行法會,因此沒有收驚的服務,心慌意亂的我,心想地下街或許有高人可以解救我的孩子,於是便往地下街走去。....

今生與神佛有約,我的靈性修煉之路 ( 作者:韓沅翎,法名:汶賢 )

我見我聞  

發佈: 卓茟淓(仁行)

從小到大我在生活中與神佛感應的事情很多,這些神奇的體驗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

因緣際會之神蹟見證 (作者:劉佳蓁,法名:虔行)

我見我聞  

發佈: 卓茟淓(仁行)

在未進宇宙彌勒皇教前,和先生開了一家電腦打字印刷公司,工作性質是大學學術單位,不同系所教授的研究計畫、研討會報告、及指導學生畢業論文等集合成冊之文字印刷工作。每當要交報告及畢業的季節,趕起稿來是沒日沒夜,沒完成時,就會影響教授申請的下一個計畫案;尤其畢業學生考試後,要趕當兵,常做到全身都沒電。....

我的神啟經驗談(作者:陳汶琪,法名:平誠)

我見我聞  

發佈: 高珺翎

到達大溪,前進山區時,天色更是陰暗還偶爾飄雨,頓時心中真是五味雜陳啊!儀式開始陸續進行了, 世尊(當時皇佛尊稱)開光-儀式中有看到五子意境……等,在階段性進行開光儀式時,雨勢也開始漸近,那時我身處其境,以為當天天氣就是那樣差了吧……猶記得,天公爐開光後,舞龍舞獅跳樁引導儀式開始,大家聚精會神專注這熱鬧又莊嚴的場面時,水氣卻逐漸消散,當大家突然驚覺....

遇見禱告中--萬能的主 (作者:胡渂翎,法名:念明)

我見我聞  

發佈: 高珺翎

他是我的大哥,自小到大,牆上掛滿了無數他的獎狀,是一位孝順、喜讀書、懂事、個性好,疼愛我家三姐妹的好哥哥,所以與我感情甚篤。卻在他升高中的那年,生命完全變調,只記得一開始,他告訴我,不想參加升學考,我一直勸他,鼓勵他....

修煉玄宇功,預約天國〈作者:周妍瑧 法名:理明〉

我見我聞  

發佈: 高珺翎

從小體質就差,不明原因會昏倒,一發燒就衝破四十度,坐車沒五分鐘會想吐,偶爾暈眩起來,要趕緊扶穩或是乾脆躺著,才能確認自己不會摔跤!對家人最大的困擾是還會夢遊,拉不住時,哥哥要用力甩耳光....

生命的轉彎處 (作者:吳旻溱,法名:日明)口述,(劉叡姈/湧仁記錄)

我見我聞  

發佈: 卓茟淓(仁行)

我來自新竹貧窮的農家,兄弟姊妹六人,我排行老大,從小就只能「認分」的接受命運的安排。國小畢業後進入工廠當女工,二十六歲嫁入有三十多個家庭成員的大家庭,像許多台灣婦女一樣「認分」的挑起身兼數職的重擔:在熱水器工廠做粗重的焊接工作、打理繁瑣的家務事、與妯娌輪流煮三十多人的大鍋飯、帶大三個小孩……,像個「神力女超人」般,扛起了許多艱難的任務,沒有獲頒任何勛章,倒是得到許多附加獎項:骨瘦如柴的身軀、又黑又乾的肌膚、不時來糾纏的胃痛,以及越來越不快樂的心境,心肝經常鬱結不開,受不了時就生氣發洩!但是看到老公蔡簾淂也是日夜操勞,我只好繼續忍耐,直到下次又累積滿了負能量後再度爆發!讓自己及身邊的人承受很大的壓力。這大概是許多臺灣婦女的共同心聲吧:除了累,還是累啊……。....

蛻變-從反對到堅貞信仰 (作者: 陳叡頡,法名:順塵)

我見我聞  

發佈: 高珺翎

在未進「宇宙彌勒皇教」前,我對於宗教信仰,沒有明確的依歸,也沒有特別的感觸,甚至認為神蹟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對於寺廟神佛的認知也只有在祈求保佑身體健康、平安、事業飛黃騰達、賺大錢,但內心深處並未真正相信有神佛存在。對於宗教團體宣揚的法,因為找不到自己認同的點,也就沒有任何虔誠的信仰....

打破慣性思維-第一次祈福帶來我一生的轉變(作者:高淓翎 , 法名:仁辰)

我見我聞  

發佈: 高珺翎

初次接觸宇宙彌勒皇教 第一次接觸宇宙彌勒皇教是在我小學五年級,當時媽媽的好友張師姐說要介紹一個宗教團體給媽媽認識,並約了時間見面。某天早上,媽媽就帶著我們三個小孩跟著師姐,一起到台北市瑠公圳公園參加皇教的活動。當時媽媽請歷生菩薩跟靜心老師幫我們各寫了一首籤詩,因為菩薩說我們三個小孩都不錯,自己默默的開心,我們也在那裡體驗了大佛手、初步了解皇教的教義。....

熱門文章

最前   前頁     1   2   3   4    下頁   最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