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
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
法身就是自己的神,身處天國永生家園。
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

南無 彌勒皇佛

福音見證

神蹟見證、天國樣貌、心靈悸動。 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  
以天眼所觀、我見我聞, 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

發佈: 卓茟淓(仁行)     2017-04-26 13:19:52    點閱:987      類別我見我聞  

I for you—神啊!請再讓我遇見祢 (作者:張雯媛,法名:立心)

等待答案

小時候住在台中市四張犁昌平路,房子的結構是狹長型的,二樓供奉觀世音菩薩(平面的)與祖先。從小讓奶奶帶大的我,有時候她去菜市場,一個人待在家,在房子陰暗的角落邊,總覺得有人站在那裡,讓我不敢接近,所以都躲在房間裡,等奶奶買菜回家,才走出房門。


平時差不多下午五、六點的時候,天色漸暗,奶奶總催促我去二樓燒香拜拜,我其實不是很願意做這件事,但是內心都會壓下恐懼,故作鎮定,因為越害怕,恐懼的感覺就越高。踩在二樓木頭地板上,聲音嘎嘎作響,其中混雜著不止我的腳步聲,經過一間黑漆漆堆滿東西的房間門口,然後再到神明廳開燈,迅速點香拜拜,也不敢亂看,因為牆上掛著阿祖(台語)的遺照,他們的眼睛好像盯著我看,然後又要快速通過堆滿東西的房間,裡面有一團團的東西組合成人的形狀,在裡面躁動著漸漸往門外靠近,因此,每回我都以非常快的速度完成燒香拜拜的工作,但是晚上,我還會被叫去樓上關燈,如同開燈燒香的動作,片刻不停留,怕又聽到像腳踩在木板上嘎嘎作響的聲音,以及看到讓人發毛的一坨坨黑黑的東西。

求學時期,學校也有很多陰暗的角落,像是念國小的時候,學校廢棄不用的禮堂地下室,窗戶看進去一團漆黑,我盡可能不要往那邊看;去垃圾場丟垃圾,我都用跑的。國小低年級只有半天課,我會在學校等媽媽下班,自己在學校亂晃,上廁所讓我有種害怕的感覺,絕對不會使用最後一間,而且等到接近下課才敢去廁所,或是有聽到人來人往的聲音,有人的聲音陪我比較安心。甚至在每個星期四都要去長頸鹿兒童美語補習,爸爸騎車載我會經過旁邊一小片樹林,我都不敢往樹林的方向看,因為那片樹林裡面吊著很多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人跟樹的合體,感覺多看他們一眼,我就會被樹枝抓進去。

曾經晚上跟奶奶睡在二樓,看到穿著清朝官服(像殭屍的衣服)的下半身,站在衣櫥前面,我們之間的距離很近,心中很緊張也感到恐怖,連忙把棉被蓋在頭上,後來才不知不覺睡著。

從小時候到大學,與靈魂接觸的過程中,存在著許多疑問,都沒有解答,在我有限的邏輯中,只能跟長輩說:「我覺得我好像都會疑神疑鬼」,長輩們總是這樣回答:「妳不要想太多,鬼片都是假的!妳的疑神疑鬼是妳想像出來的!」,聽久了,也就接受這樣的説法,「腦海的東西是我想出來的」,雖然可以減少心中害怕的感覺,但每次毛骨悚然的感覺是騙不了人的,就像拍一部鬼片,如果沒有配樂、燈光、角度的交錯融合,就無法塑造鬼即將出場的那種嚇人氛圍,也不會讓觀眾覺得恐怖;雖然小時候沒有真正與他們「對眼」,只在「腦海」轉來轉去,感受這些氛圍也是夠令人害怕了。

憶起小學五年級的暑假在花蓮太魯閣玩水時,坐在大石頭上突然失衡向後傾,背對著的是一層樓落差的高度,還好身體穩住了,當下心臟跳得好快,有驚無險;或許是從小到大的成長過程中,小姑姑、奶奶、外婆都會拿一些曾經在廟宇淨化過的佛珠給我戴,而我也喜歡戴著佛珠,也或許是這樣多了一個護守的力量,不然我也不敢想像跌下去的後果。


「真理」的大學

記得某天小學半天課,睡午覺前想著:如果人死掉,會去哪裡?沒有了肉體,心中的聲音還存在,只剩下一個「感覺」或一股「意識」,我要去哪裡?而我又存在在哪裡?這種「空」的感覺朝自己襲來,怎麼也排除不掉。求學的階段,心中空泛的感覺仍然伴隨在我旁邊,是一種無所適從,是一種難耐。

高中畢業後,在等待大學放榜時,媽媽帶我拜訪住在台中大雅的一位女士,她可以跟大家的靈魂溝通,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她,守護神會到位,並且透過她跟我們溝通,也算是靈媒吧;而我提出的問題,她提供的解決方式是_念經迴向給冤親債主,心中不禁反骨的想著,「為什麼一定是我欠他們的,說不定前前世是他們『欠』我的,欠來欠去不就沒完沒了?」,水瓶座總是可以廣納意見,可是心中暗打分數。所以我接受她的說法,也願意試看看,每天念經,一心想要超脫心中空泛的感覺,但都是隔靴搔癢,遇到挫折時,心情繼續翻騰,也不懂念經的意義為何,無法帶給我一絲平靜與生命的力量。

直到大二暑假,把我帶大的奶奶過世了,悲傷之餘又讓我想追尋小時候對生命的好奇與想法,這時候媽媽拿了很多本「彌勒皇教文化事業」出版的書籍讓我閱讀,我選了《飛越死亡線》當作第一本入門,因為太渴望知道靈魂與未知的世界,渴望真理的我,一夜就把書看完,接著又閲讀《觀音心妙善情》,書中描寫著觀音的故事,我掉著淚把書看完,祂的心念令人動容,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深層的情緒,原來這是我的靈魂遇到「彌勒宇宙佛法」的深層感動。後來,完全沒有閱讀習慣的我,竟然一本一本欲罷不能地閱讀「彌勒金剛經」、「彌勒智庫」以及「未來佛傳」系列的書籍,而我永遠忘不了書中的教導~可以為了靈魂而戰的悸動,所有的業力都是可以處理的,透過處理頻率,讓其回到應該去的地方,心中澎湃不已,再也不是「妳欠他或他欠妳」的勉強理論,這就是我要找的真理,填滿心靈的空泛,也不再猶豫、遲疑。我來了,從麻豆真理大學畢業,真正踏入宇宙彌勒佛法的真理大道,啓迪肉身對宇宙天國的智慧,超脫生死的恐懼,並且建構屬於自己將來回歸的永生家園。


立心成願諸我明

某天小學放學的下午,我望著家中二樓的觀世音菩薩圖像,覺得好像圖像中祂們的世界不是平面的,甚至真切感覺到佛龕中的仙境、祥雲,所以我就許了願:「希望媽媽下班可以買禮物給我」,希望萬靈的觀世音菩薩可以讓我心想事成,還跪下拜了三拜,結果一如往常,媽媽回家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心中帶著失望還抱怨著「根本就不準」,卻又下一秒鐘又連忙跪在地上道歉,因為心中有聲音告訴我「妳最好快一點道歉!」。十一年之後,閱讀彌勒皇教文化出版的書籍時,書中描寫 皇佛、開法老師們的作戰過程,更引人入勝的是他們能和觀世音菩薩、南極仙翁等神佛對話,好吸引人!對話中充滿智慧的力量,填滿心中空泛的缺洞,這就是我想要追尋的啊!

經過一段時間,在「彌勒皇學院」學習神識潛能開發、玄宇功的課程時,使我具備了可以跟自己靈魂溝通的能力、蛻變自己的DNA,接受神佛的教導,這都是我小時候幻想可以擁有的特異功能。進入皇教之後,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小時候的夢想成真,實在太開心了,讓我遇見如此契合自己生命所期盼的真理。我的人生求學過程中一直都沒什麼目標,像柳絮隨風飄似的,直到遇見了宇宙彌勒皇教與 皇佛,確立永生生命的目標位置,接受法身的智慧教導,深刻感受神佛溫暖的佛光,神佛不再那麼遙不可及,更化為靈魂的導師,如此踏實的感受,無法言喻,一切就如彌勒心經中寫道─立心成願諸我明。


棉足華盡,凝清韻手,御燿欽籟,凰云鳳舞─御凰舞

2009年,在普陀山的海邊,一鳴師兄一大早五點多帶著大家去海邊練玄宇功,看著師兄、師姐們有勁道地呈現自己的原神功法,當時的我才剛接觸皇教不久,我的功法不管怎麼動起來,就是會變成像跳舞一樣,總是呈現出一種舞姿的形態。因為本身從小到大都有舞蹈演出的經驗,心中暗暗想著我是不是一直沒進入功態中?是否還在以前的舞蹈慣性中?所以,硬要自己像是打太極的方式去呈現動功,變得很不自然,因為跟法身教我的動作不一樣。後來在普陀山的行程中, 皇佛在紫竹林帶領著大家練功完,我的眼前一片光亮,亮得讓我睜不開眼,我看到一本書,書的封面沒有任何文字,就像一本無字天書一樣,雖然不明白這其中的意義為何,但內心歡喜,因為我的天眼終於啟動了。七年後的現在,曾在動功時,看到法身在天上宮廷中獻舞天皇與皇母;也曾觀看到法身在行進中,正要去向皇母學習「舞儀」的路上。後來因緣具足時,看到了書名:《御皇》,而皇母將之改成《御凰舞》,「皇」字再加了「几」,是一種戰鬥系統的意義,接引皇母鳳袍的力量,也是服裝儀表與舞態的意義表現。天上對於面聖儀式非常講究,服裝是很重要的系統與職級的表徵,從頭頂到腳趾都是法身會重視的細節。《御凰舞》的示現,除了加強肉身質能的健康,更是無形中調整心態、體態,達到心想事成的神祈願想。


今生100%投資,無以計算的獲利

我其實不太懂投資理財,但是我很清楚,今生100年裡我應該投資什麼。當真正明白天眼功能(其實從以前就一直看到鬼,還以為沒有)的智慧時,就是我跟鬼真正對眼的時候,像是去倒垃圾時站在樓梯間的白衣女鬼,就這麼衝上來,關上房間門祂就坐在我的書桌上;下班去停車場牽機車時,當我戴安全帽的時候,從後照鏡中看見一抹白色影子,慢慢地向我靠近,最後瞬間貼在我的背後,跟我一起出停車場;靜坐時一個鬼臉直接就映入眼簾,凌厲的磁場意圖掐著我,以及朝著我匍匐前進的紅衣女鬼;在電影院上廁所時,天花板上倒吊著正在上映恐怖片的鬼等。驗證小時候我的感覺沒有錯,進入彌勒皇學院後,這些問題才能真正懂得如何解決,讓我擁有面對的勇氣,還有與祂們對戰的能力,可以在天國的智慧與護佑下處理這些不對的力量。

為什麼學習第三眼後,越看越多、越看越清楚?因為祂們本來就在,小時候是敵暗我明,在彌勒皇學院第三眼頻率校正,眼鏡擦亮了,手上拿法器,可以面對了。不知經過多久的累世輪轉,其中累積的因果業力,在今生都可以盡全力圓滿彼此,真的很值回票價。這麼比喻好了,我可不敢想像人生累積100年都沒上廁所,只進不出,身體會有多髒多臭。因此,選擇放下此世肉身的屠刀,真正覺醒,投資今生立地成佛,徜徉在真正十方宇宙天國中。

感謝
南無 聖上無極彌勒天皇
南無 聖至無上彌勒觀世音皇母,
弟子立心(叩首)


回到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