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
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
法身就是自己的神,身處天國永生家園。
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

南無 彌勒皇佛

福音見證

神蹟見證、天國樣貌、心靈悸動。 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  
以天眼所觀、我見我聞, 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

發佈: 盡言     2017-04-19 13:57:06    點閱:983      類別我見我聞  

天書啟蒙引我踏上成神之路 ( 作者:戴珮筑 法名:慈圓 )口述

自小佛緣起

小時候家住嘉義東石海邊,家鄉多半供奉著五府千歲,我常看到虔誠的信眾燒王船和扶鸞過炭火。當時我什麼都不懂,就跟著父母一起參拜腳還起水泡。長大後,感覺自己跟神佛特別有緣,也喜歡閱讀宗教方面的書籍。當時沒有特定信仰,也不排斥各種的靈修活動。我曾經掛單佛光山觀察出家人修佛的過程。或是在惟覺老師父那體驗出家人生活。遵守佛家戒律、清早起床做早課、繞佛誦經、側彎臥眠、吃飯禁語、打禪七等等。我本身是敏感體質。約莫25年前,當我雙手合十參拜釋迦摩尼佛的時候,我感受到一股氣場能量,像電風扇一樣朝我撲來。身體還微微搖動往後仰。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來自於佛的能量。內心也很想去追尋那股神蹟的力量。翌日早晨,窗外下了毛毛雨起了霧珠,大家都看到窗戶出現了一個法輪的圖案。師兄姐們都法喜充滿。只有我,一開始以為是法輪的當下,內心發出一股心音道出:「應該是蜘蛛網吧!」( 後話 : 事隔多年,當我回想起這一段經驗,便用天眼追蹤才發現,當時大家誤為的法輪,竟然是一隻很大的黑寡婦!便透過五眼八神通的教導,將當時不對的力量處理掉。) 我是個一心想要追究明白的人,在參與不同宗教團體的活動當中,自己所感應到的莫名神啟,引領我想探討神佛的秘密。

 

因書認識皇教

那年的那天,臨櫃代班來了一位張小姐(念雲師姐),當時她住迴龍我住樹林。我們倆住得近,下班就一起搭乘火車,到站後我載她回家。她在火車上看書,我便問她看甚麼書? 她說是天書。我好奇道怎麼有一種書叫做天書的?她就把手上的《觀音心妙善情》借給我。我從那本書了解到觀世音菩薩的修行故事與過程。恰巧是我尋尋覓覓,內心深層意識當中自己渴望、想要得到的真理。我非常開心,這就是我要找的書。裏頭還有描述觀自在菩薩的前世 — 樓慧觀的相遇與輪迴等等。之後,我又請她幫我買其他系列的天書。我以前看了很多經書,大悲咒、其他的咒,卻很少講述神佛的過程。後來我們認識了大概兩三年,她說身上有骨癌。因為接觸觀世音皇母,她有個神蹟過程。我感覺到神奇! 又有一次她跟我分享說,她的法身不要讓她來上班,竟然拿竹子打在她的身上,她身上有像被竹子打過的痕跡,她掀起來給我看,那時候我大概看了五六本書了,她的過程震撼了我。促使我更好奇她的信仰。為了更了解她的信仰教義,我持續看書。當我看到彌勒蓮觀系列,書中竟然還教我們打仗。很多情節跟我以前看的經書不一樣。另外,也還有天地萬物結與一些古文明的故事。後來,她兒子跟女兒要出家了。我跟她說妳修到腦袋秀逗了嗎?我說你孩子一個要唸國中;一個要唸大學了。竟然要休學?我很生氣。他們出家後,有一次去廟裡,問他們休學出家的原因? 他們告訴我,觀世音皇母跟他們講說,他們媽媽有骨癌,他們出家的話保證他媽媽的骨癌會好。我說,那是真的假的? 他們說:「阿姨,那是真的!」我當時還沒有上五眼八神通的課。我問他們,你們都有天眼功能。那你們會寫籤詩嗎?他們說會看到字。我很好奇便把家人的名字都寫下請他們觀看。他們看到觀世音皇母指著我先生說,他需要改名字讓教主拔渡。如果沒有的話,以後可能會出現像心肌梗塞那樣的危險病況。我就說我的媽呀!那我老公要改名字較好。但是,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他要心甘情願才行。事過半年,一次他開車的時候,我心想:「皇母祢都跟我們指點迷津了。那就請給我力量吧! 我老公要改名字可沒那麼容易呀!我心裡跟皇母這樣默禱對話。請讓他相信,拜託!讓我們有機緣受到您的福分吧!」我就鼓起勇氣跟我老公提議讓皇佛改名。沒想到我先生竟然一口答應了!我心裡好喜悅。

 

業力阻撓差點錯過改名

先生改名安排在星期四,大前天我突然重感冒頭痛發燒。睡夢中我看到有一個男人站在天橋下,雙眼瞪著我看。我請對方走開。他仍然瞪著我。於是,我在夢裡想呼請關聖帝君與觀世音菩薩來。也唸誦六字真言。他仍如如不動。我心想完了! 便醒了。心想該不會是病氣入身,重感冒的話乾脆就不要去改名字了。張師姐聽了就鼓勵我,約好一定要去。那時教主處理的過程中,說先生的原神被綁在樹幹上胃部被人拿針扎著。這麼巧? 半年前我先生曾在半夜突然胃痛掛急診。痛到無法開車,檢驗卻沒明顯病況,陪他吊了整晚的點滴後回家。處理的空檔,我與教主分享我的夢,便請教祂神佛不是聞聲救苦嗎? 為什麼我看到瞪著我的那個男人,恭請關聖帝君與觀世音菩薩還有咒語等,他都沒有反應呢?教主告訴我那是我的業力,要跟他打。我說甚麼?我要跟他打? 那一句話讓我的思維上震撼了一下。因為有一天,我同事一早去幫往生者助念,人特別不舒服,加上又重感冒頭疼,請我幫她按壓肩頸,既然同事都找我,我就幫忙她。當晚睡覺時做了夢,夢見四五個人把我圍住不讓我休息,他們都穿戰袍後背還插好幾支旗子,於是,我想到皇佛說的那句是你的業力跟它打!記得聖書上寫著皇佛尚未創教前就跟開法老師再打天戰時也是手中沒有法器,鍋子勺子都可打了,當下只想到掃把,還真的手中有出現一支掃把,就拿掃把一個打五個,我竟然打贏了!生平第一次在夢境裡打贏了!以前都被追跑的份,怎敢去面對,那一次之後心想真是感謝皇佛的教導,但當時我還是為了人間的家庭負擔努力工作,持續看天書,但心想這是什麼教義的宗教,這是我之前參與的宗教都沒有教過的,除了拜拜,祈求平安過一生,也讓我想持續探索成了看書的動力,

 

看書也能被教導

真正進入皇教上課前,我從未間斷用自修的方式一邊觀察一邊看書。每次法會我也都參與。看書的過程中,我開始跟以前不一樣了。我都可以預知未來。我常作夢,而夢便是教導。我怎麼會這樣,妹妹都懷疑我都沒在睡覺嗎? 怎能一直作夢?我說做夢豈是可以自己作主的嗎? 我相信每個人都沒辦法自主的。我就莫名能作夢,可以夢到家人等即將會發生的預知夢。

當時我也還在瑤池金母那打坐。從兩眉中間的凝視點,我都會看到金色的光,以及木頭的神像。我請教廟裡的老師,他說那是我的第六識 ─ 神識。那時候我不懂。我心想打坐那麼多年,怎麼沒有夢境讓我看見瑤池金母呢?又心裡想說我已經在看觀世音皇母的天書了,祂會不會認為我三心兩意? 當時也不知道神佛在天國也是有連線連貫的,我用人的思維去想彼此都不同派,感到很對不起瑤池金母,希望祂別見怪。於是,我夢到瑤池金母化身為一位穿著藍色青衣的人,坐在廟前的凳子上告訴我祂的廟是小小間的,我在觀世音菩薩那邊學得會比較多。

還有幾次的夢境,是讓我知道我的靈魂也是跟著皇佛出去聖道行打天仗。比如說我夢過拉薩以及穿著哈達的喇嘛 ( 西藏聖行 )。還有印象深刻的吳哥窟聖行,我夢到自己搭著飛機,從四面環山當中走下來,行經一個大陡坡,兩旁都是黑皮膚的外國人,還有一間間彎曲的像鬼屋般的房子。地上有些水及乞丐趴在地上,我看到雙頭蛇就拿棍子打牠們。當時還沒進皇教,靈魂沒法器也只能用棍子打蛇了。整個夢境都感受到很多鬼以及很多不對的力量。當我每次把類似這樣的夢境告訴念雲師姐,她跟我說因為我正在看皇教的書,所以,我的靈魂也受到天上的教導去戰鬥。

又有一次我夢到一尊大佛,這個夢成為三年後讓我報名課程的很重要的一個契機。夢中的場景是當初我帶先生去改名的民權東路道場(法雨普濟協會),夢裡還有覺真蓮真的出家相,供桌上的大佛從祂的蓮花座上下來,祂對我說了八個字:「這是真的!妳要相信。」醒來後,我印象中當時明明沒有佛像啊?怎麼會有一尊佛還對我說這一切都是真的呢?

有一次參加聖殿法會,有志工做大佛手氣功調理。䈄渂師姊幫我調理,因為肩頸後背很痛我便哭了。她就推薦我去道場練功,身體要好一定要來練觀世音皇母釋現的玄宇功法。我心想上班也沒有時間能去上課。從她那得知我痛的地方也會反射在她身上,但是,處理好之後彼此都不會痛了。我便很不好意思卻也很感動地讓她幫我完成維持不短的大佛手體驗。隔天我馬上去道場報名,突然被供桌上那尊大佛嚇了一跳,那不就是三年前曾入我夢境講話的佛像嗎? 我記得當初來改名字時,並沒有佛像啊!此震撼不小,二話不說我馬上改報名神識潛能班。我實在太感動了,我沒想到在看書的過程中,竟然能夠受到神佛的教導。以前,我覺得所接觸的經書,因為都是文言文又沒有註解比較無法啟發我想要的東西。但是皇教的書籍,文字白話易懂;內容清楚明瞭。這就是我要尋找的神秘力量的經書,啟發我神識潛能與智慧的書!所以你們知道嗎? 開始上課前的五年,我已經閱讀了三四十本書。我很高興能接觸到宇宙彌勒皇教。


回到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