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人類只有自己的靈魂,
新人類的靈魂已成為法身。
法身就是自己的神,身處天國永生家園。
願眾生同登宇宙彌勒淨土。

南無 彌勒皇佛

福音見證

神蹟見證、天國樣貌、心靈悸動。 這裡是見證天國存在的一群人,  
以天眼所觀、我見我聞, 與您分享生活在天國的喜悅。

發佈: 卓茟淓(仁行)     2017-05-15 17:07:51    點閱:1122      類別我見我聞  

行、住、坐、臥皆是修行 (作者:彌展賢)

從舊有宗教思維—拜神佛、唸經,做人要慈悲、要善良,下世再回來當人;直到遇見了宇宙彌勒皇教,一種新宗教思維—教導眾生往成神、成佛之路邁進,以法為尊,肉身跟著法身學習天國禮儀、處理業力、解開封印,成就金剛不壞之身,捍衛天國,並且找到回家的路。

 


舊有宗教的思維

以前我對於宗教沒有什麼概念,記得在小時候,父親常帶我們去廟裡拜拜,到了高中,父親因鄰居的邀請而進入一貫道,可能覺得一貫道不錯,於是便帶著全家人進入一貫道修行,從那之後,我對宗教的認知,就是拜神佛、唱佛歌、聊天,其它的一無所知。甚在廟裡拜拜時,看到廟內擺放一些佛書經典,看其內容,只覺得這些佛書,教導我們做人要善良、要慈悲、要多做善事,不要做壞事,做壞事是要下十八層地獄、下油鍋、上刀山……等等,當時我只有一個念頭,這些教導不是在念小學時的倫理課本就有教了嗎?我們在宗教學這些有何意義?

小時候的我連信仰神佛是何物都不知道,只會跟著家人拜拜,然後看著母親初二、十六(因家裡開雜貨店的原因)拜拜、父親有空就到廟裡、道場拜拜。為何而拜?為何而信?完全都不知。記得有次母親有事,讓我自己一個人到土地公廟拜拜,母親說:「可以祈求保平安等等。」當時的我滿頭問號,因過往的我只拿香默默的拜拜,一個念頭都沒有,但母親要求我要跟土地公祈求,所以我只好祈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快樂!」

 


劇本早已安排好了

回想起會進入宇宙彌勒皇教,只能用因緣際會及膽子夠大來形容,在十多年前,當時我在四平街水晶店買了一個葫蘆形的粉晶之後,就開始瘋狂迷戀水晶能量及磁場,到處買水晶、碧璽……等有能量寶石,也買了一些關於水晶磁場的書來看,也試著去感受水晶能量,雖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但不知為何就是像走火入魔,迷了好幾個月。記得當時在四平街與一家較為熟悉的水晶店與老板娘相約星期六到店裡看水晶碗,去聽水晶的聲音。約定時間到了,結果水晶店沒開,心想是不是我記錯時間?便先逛其他的水晶店,再等等看。

於是逛到A家水晶店時,遇見一位女性,當時我正想要感受水晶能量,就看見她站在我旁邊,一直在摩擦自己的手臂,看起來很冷的様子,心想:「中午大熱天,那裡會冷?」因好奇而問了對方:「妳怎麼了?」對方回答:「因為有練氣功,所以對磁場比較敏感。」然後和她聊了一會兒就分開,到別家逛水晶。逛到B家時又遇到對方,又開始與她閒聊,並且約定下星期二到民權東路道場見面,最後對方問我是否要去廟裡看看,剛好隔天星期日是中元普渡法會,正好我有空,便答應對方的邀約。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我真得很膽大,與一位陌生人(廖世寬師姐)相約在新店捷運總站,對方開轎車,載我到香格里拉「陀彌天」參加法會,並且在當天皈依、點上硃砂。後來想想覺得非常的神奇,因為一開始與廖世寬師姐聊的是氣功,而當天到「陀彌天」也只是看看而已;事後又詢問了水晶店的老板娘為何星期六沒開店,對方說:「星期五原本沒什麼人來店裡,下午時,突然湧出一堆人潮,並且與我約星期六載水晶到買方家裡,又因為沒妳的聯絡方式,故而無法通知妳。」而廖世寬師姐說:「從沒想過要來四平街,我通常帶女兒在家附近、或其它地方剪頭髮,那天(星期六)很突然的想要載女兒到四平街剪頭髮及吃飯。」或許因緣到了,進入宇宙彌勒皇教之後,也就不再瘋狂迷上水晶,完全將水晶放下。

 


處在山中不知山為何物

當我第一次進到道場,最主要是學習玄宇功,聽師姐說:「報名玄宇功班,可以多一堂 皇佛祈福處理,並且可以觀看原神屬性。」

當時對我來說祈福什麼?原神又是什麼?都不懂,反正我是來學習玄宇功,就直接報名玄宇功班,於是當場請 皇佛祈福,在祈福的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開法老師天眼觀看到蝙蝠處在我身體中,又說到有一隻蛇非常好奇,跑出來看看,處理完後,若沒記錯的話, 皇佛當時說:「有時候你的個性是什麼,業力就會呈現什麼樣的個性……。」後來又觀看原神一隻吳郭魚,當中說了一些原神的性格等等。

之後我真得就只是認真練功,下班後直奔至道場練功,玄宇功班下課後就直接回家,很少和道場的師兄、師姐聊天。後來聽道場老師說:「星期五可以留下聽 皇佛開示。」而皇佛開示課程又因緣際會遇上驗證靈眼、天眼、慧眼的過程,我才知道原來這裡也有教導「第三眼」功能,當下二話不說,下課後到櫃檯了解課程後,直接報名「神識潛能—靈眼班」的課程,並抱著一堆書回家看。

 


成神的程序早已寫好

上了「神識潛能」的課程,才了解到靈界一丁點的小皮毛,靈魂所處的環境是如此栩栩如生,面對物競天擇,當你的靈魂弱,你只有被欺壓的份;沒有職級,你只有被動的等待救援。

記得在念小學時,有一次上體育課,是要爬單槓的課程,當時我爬到單槓最上方,抬頭一看,覺得天離我如此的近,心想:「我是不是要成神了?而生為何來?死為何去?是否在人世間有人、事、物在等待著我去尋尋覓覓?」

甚至在夢裡,常夢見救人的情境,記得在國中時期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她有個缺點,喜歡動手打我,那時她可能認為在玩吧,當時我與她說:「不要再動手打我。」但屢勸不聽,於是國二時跟她絕交,後來到了國三分班,不再和她是同班。有次夢見教室起火,而她被困在火場中,夢中的我馬上跑進去救她出來;夢後不久,又與她和好了。也曾夢到飛機卡在水面上,夢境中很多人在水裡掙扎著,而我站在飛機的外殼上,看到這樣的情形,想也不想伸出手將人拉回飛機殼上,並且和他們討論如何離開,但最後只能在飛機上等待救援;後來上了「神識潛能」課程後才知道,因為靈魂職級問題,沒了職級,你一樣被困住,一樣等待被救援。

 


行、住、坐、臥皆是修行,潛移默化中改變自己的壞習性

在剛開始上課時,才發現原來「人」的第三眼功能是真的可以被訓練,也許上天為了考驗我正信、正等、正覺、正行,又或者神識啟動,在以前只能感覺,或在某一特定的情況下才看得到。在靈眼班時能很清楚得看到一些靈界的生靈。當時的我眼睛一閉,就如同肉眼看,很明顯,甚至肉眼張開也能看到。

我是很喜歡看漫畫、小說,更愛幻想的人,以前的我覺得腦袋不能放空,不能不想一些事,因為放空我就會頭暈、想睡覺,所以會常幻想一些故事情節;記得有次我照常想著故事情節,幻想時總會有畫面呈現出來,這次一樣有畫面出現,只是到了一半,畫面突然動起來,明明故事不是這樣演,它卻演出另外一個恐怖的畫面,像是在故事中的女主角遭綁架,而男主角去拯救時,第三眼看到是,拿刀架在女主角脖子上的綁匪變成青面潦牙的鬼,其祂人也全變成鬼魅魍魎的樣子,女主角卻變成我自己,嚇得我趕快意念畫面的我將對方過肩摔。當時我就在猜想,是否原來我們的幻想空間也是一種業力的呈現,當你念力一發射時,此念力已形成,如果是一種想像的空間,業力就會形成一個空間,有緣業力接到這個空間就會被困住,如同電影,當編劇腦中形成一個劇情時,由電影播放出來,再由我們去看時,有因緣者便受到此空間的影響而卡在當時的時空中。

 


靈魂強大了,就不再受到干擾

以前的我是一個會怕水、怕高、甚至常出意外。當我去海邊或溪邊遊玩時,還沒靠近水邊,就感覺水裡頭有不好的磁場,感覺到水底下有很多隻手在揮舞著;在家洗頭髮時,只要我眼睛一閉上,就會感覺到水似乎變成血。然後就是怕高,每次站在我家二樓陽台時,我第一個感覺是陽台要塌下來了,明明沒地震,就感覺陽台要破裂、倒塌。但是在外爬山遊玩時,會走到峭壁上、或者從山坡上往下跳(曾經從約一樓的高度往下跳)。接著是意外頻傳的車關,從我會騎機車開始,就時常的出車禍,從念高中至今,前後大約二十多次大小意外車關,記得第一次車禍住院,當時念高三,從補習班下課回家的半路上,對方停在外側待往右轉,而我騎在外側沒有看到對方有打方向燈,直接撞下去,當時我很害怕,因為腳不能動,心想:「完了,是不是要殘廢了?」還有一次應該算大車禍吧!幾年前的一個早上要去上班的路上,在我家前方的大轉彎處,當時對方卡到我的車尾,將整個機車捲到轎車底下,完全看不到機車的影子,當時我是直接從轎車底下爬出來,住我家附近的一個鄰居老伯說:「我是被土地公手持拂塵給掃出來。」當時的我只有右大腿外側瘀青。

直到進入「彌勒皇學院」,學習「神識潛能的課程」之後,發現到自己不怕水了,洗頭時閉上眼,不會感覺到水變血了;而且站在家中的陽台,不會感覺陽台要塌陷了。非常感恩天皇、皇母,讓我的靈魂透過學習玄宇功、神識潛能、大佛手志工……等等精進自我,讓靈魂慢慢的茁壯,能在面對殘酷的靈性世界中,勇於面對、勇於戰鬥,而不再陷入一種惶恐、無助之境(因為意外車關頻繁,以前的我常常陷入一個往生的境中,只要出國旅遊、或去到其他地方,莫名的就有想寫遺書的念頭)。

更有幸可以遇見 彌勒天皇的肉身,跟在皇佛的身邊學習處理業力,當受到業力的干擾、或是碰到一些不好磁場,能自我排解,也可以幫家人、親戚、師兄姐、或信眾大佛手處理一些共業,提升法身、靈性,讓自己有勇者無懼的精神,可以面對任何未知、或靈性上的挑戰。

 


宇宙彌勒皇教「皇學院」—成就金剛不壞之天兵、天將,捍衛宇宙彌勒天國

宗教就像是一所學校的訓練場所,也須考試,層層關卡層層過,考核過了,靈魂便往成神、成佛之路邁進,而宇宙彌勒皇教更是最高等級的學校,由 南無 彌勒皇佛親教,教導法身成就金剛不壞之身的文武官。考驗著心境,也考驗著深層意識的你,如真如實的在家庭上、在工作上、在夢境中…潛移默化的考核。

當時學習「神識潛能」的課程,一期共三個月時間,每到三個月過後,緊張又期待著驗證能過關,才能更精進的往上報名進階課程,且心裡面更是堅定的想著:「誓願跟隨 南無 彌勒皇佛身邊,緊跟著 宇宙彌勒皇教的腳步,當志工、發傳單、大佛手、弘法、精進自我,一定不能往下掉,絕不能離開宇宙彌勒皇教。」雖然當時我肉身還懵懂無知,但深層意識的我確是知道這樣一個法門對靈魂、法身如此的重要。

 


夢境也在教導肉身,考驗最深層的自我

記得初期上「神識潛能」靈眼班課程時,被教導看到頻率就要處理,當時第三眼功能算是彰顯,能看到頻率了,但智慧不到、職級不到,要處理時,看到法身背對著我,而業力就在眼前,恭請法身處理時,祂完全沒有動,心想不是要處理嗎?能看到就是有能力處理?為什麼不動呢?而且每一次看到了業力,每一次恭請,就是不動,即使動了,也是我意念著動,而當時課堂上有教導,天眼觀看要一葉清風,不要去控制法身,但祂都不動。意念去處理時,也沒打過。後來夢到開法老師帶著我們這群學生,在皇城中巡邏時,看到天上一片黑雲從皇城後方跑出來時,開法老師說:「用法器去收。」當我醒來後,才深刻的了解,處理頻率不是只有一種方式,甚至我們做完大佛手時,也是要吸法器。

我也曾透過大佛手幫家人、同事處理一些共業,也曾帶他們到紫竹林寺採氣、教他們玄宇功,他們也能有所感受,也能認同,卻不願走到神佛面前;記得當時夢到金碧輝煌且莊嚴神聖無比的紫竹林寺,夢境中我看見 南無 聖至無上彌勒觀世音皇母坐在內殿中,聖殿的大門敞開,只見少許幾人跪拜 南無 聖至無上彌勒觀世音皇母,門外很多人在走動,有些人邊走邊往內看,有些人在門口觀望著,卻一步也不願意往紫竹林寺大門踏進,而我心裡想:「即然已知道了,也看到了,為何不踏進來呢?」或許正如 彌勒皇佛所說:「龍華樹坐下,靜待有緣人!」

 

 

永生彌勒淨土國的大門已廣開,找到回家(永生家園)的路

在我年約二十初頭時,常夢見有位老者、或是長得像我的女生(當時被我誤認為是我妹)要帶我回家,但我自己知道每天回家的路,為什麼在夢境中還要帶我回家呢?夢醒後心想,夢裡的家和現實生活的父母家完全不一樣,而且夢中的家看起來像有錢人住的地方。甚至在進宇宙彌勒皇教的前一、兩個禮拜左右,在家中房間看見一位長得有點像我的女生,站在門口看著我,當時心想:「是不是妹妹發生什麼事?」

進入宇宙彌勒皇教之後,明白成神、成佛及永生家園的真相後,才回想起,當初要帶我回家的夢境,原來不是回人間肉身居住的家,而是回到天國的永生家園—法身居住的地方。這時我才知道,從以前到現在,為何深層意識對於肉身所居住的地方,沒有任何的歸屬感。

感謝 宇宙彌勒皇教所教導的一切,為眾生開啓一條成神、成佛的捷徑,不管是在家中、在工作崗位上、在當志工發傳單時,將此訊息傳遞給眾生,讓眾生知道這裡有教導玄宇功、大佛手、更甚能提升身、心、靈,讓靈魂茁壯的「宇宙彌勒皇學院—神識潛能」課程,訓練自我處理一些有緣業力及成神、成佛的學校。南無 觀世音皇母!


備註:
俗名:林蕍瑄,西元2017年5月1日正式於紫竹林寺剃度出家,法名:彌展賢。

誓願
        以大悲心者發其願力
        以大佛力者去除惡道
        以大聖心者普願眾生

 


回到BLOG